她于1897年3月14日出生在卡塞尔塔,父母是伦巴第族人。

她的父亲,Giuseppe Valtorta,于1862年出生在曼图亚,在轻骑兵第十九团担任首席军械准尉。善良又温顺的他是独生女的慈爱的启蒙者。

她的母亲,Iside Fioravanzi,于1861年出生在克雷莫纳,是一个法语老师。她暴躁又自私,一直用无理的有时甚至是残酷的严厉压迫她的丈夫和女儿。

在出生后不久Maria Valtorta就险些夭折,她被托付给一个有很多坏习惯的奶妈。在18个月的时候,全家跟着轻骑兵团的转移而搬去法恩扎,而还是孩子的她也就离开了炎热的南方(她把自己热情的天性归因于南方的天气和奶妈的乳汁)到了拥有温和气候的北方地区。

后来她又搬到米兰,小镇沃盖拉标志着她的成长阶段以及文化和宗教的训练,她在其中展示了她坚强的性格,出色的能力,和深邃的精神敏感度。她在蒙扎享有盛誉的Bianconi学校圆满完成了她的学业,在这里她平静舒适地度过了四年。最后,她终于领悟到在上帝的计划中她的内心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在1931年,她的父亲因为健康问题而退休了,全家居住在佛罗伦萨,在这里他们度过了11年6个月。在这座城市里,Maria过着满足的生活,因为佛罗伦萨很符合她的文化敏感性,同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这座城市给了她机会让她在军事医院以一个‘乐善好施的护士’的形象向她的邻居展现慈爱。但在佛罗伦萨,她那可怕的母亲给她带来的非常严酷的磨难,同时她也受到了一个危险分子的打击:前者两次粉碎了她合法合理对爱情的梦想,而后者在街上重击了她的背部下方,为她之后的体弱多病埋下了伏笔。

但就在那时,Maria Valtorta幸运地获得了能在雷焦卡拉布里亚生活两年的机会。从1920年到1922年,她以亲戚的客人的身份在那里生活。亲戚们热情经营着一家旅店,连接着这个地方的自然美,

帮助她在身体和心灵上重新振作起来。在这个假期里,她感觉到新的冲动:想要过将全身心奉献给上帝的生活。但她回到了佛罗伦萨,在那里她又呆了两年多,在那里她又再次被痛苦的回忆所淹没。

在1924年,她的双亲在维亚雷焦买了一座房子,在那里,他们定居了下来。同时也在那里Maria开始了一个艰苦卓绝的苦行行动,表达其坚定的意图和决心,最后Maria出于对上帝和人类的爱,英雄般地奉献出自己。与此同时,她作为天主教行动的青年女性文化代表,致力于为教区服务,进行了一系列的演讲,甚至连那些不遵守宗教习俗的人都慕名出席了。但移动对她来说越来越困难。1933年1月4日, 她通过巨大的努力最后一次离开家, 从1934年4月1日起,她再也下不了床了。

在1935年5月24日,一个孤苦无依的年轻人,Marta Diciotti,被带来这座房子,她成为了Maria余生中的助手和知己。一个月之后,6月30日,Maria敬爱的父亲去世了,Maria深受打击濒临崩溃。而她的母亲,她一直出于自然的责任和超自然的感情爱着的母亲,在1943年10月4日去世。她母亲这一生从未停止过压迫她的女儿。

捐赠

支持希腊语翻译项目

非营利性机构玛利亚.华多达基金会正要想要与一名希腊语翻译进行合作。您也能为了这一目的而进行捐款以此为Ma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