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她快完成主要的作品的时候— 名为The Gospel As It Was Revealed to Me我见我闻的福音),共出版10卷—Maria Valtorta 的思绪被想见主的渴望所盘踞着,她觉得自己不会再见到主了。但是上帝来安慰她并承诺:“我会一直来。并且只为你一个人而来。我将完全为了你…我会带你飞得更高,进入纯粹的纯冥想的领域…从现在开始,你只需要冥想…我会带给你我的爱,让你忘记这个世界…”那是1947年的3月14日,她50岁的生日。

几年前,在1944年9月12日,耶稣就已经为她预测好了死亡:“当你意识到你会永远在我的世界里时你会变得那么的高兴,你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从一个幻想到了现实,从那个可怜的世界来到我这里,就像一个梦到他母亲的孩子,被母亲紧紧抱在胸口,在母亲的身旁醒来。这就是我会对你做的。”

事实上,1956年的夏天,在几年的等待之后,她从出版商那里收到了她第一次大批量印刷的作品—四大卷作品的第一版,那个名为The Poem of Jesus 的呕心沥血的版本,而她因为不想在余生中被人熟知,所以并未署名—Maria Valtorta漠不关心地翻了几页便将其置于床头,仿佛这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这是她超然的第一个迹象,而这份超然也会在时间的轨迹上越来越明显,渐渐变成不能交流、温柔的冷漠以及完全的放弃。但这没有让她的热烈的凝视变得暗淡,也没有使她脸上宁静的表情发生改变。

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她不再做任何事情了。她只在她被人喂的时候才进食,只说话重复别人对她说的话的最后几个字。当她独自一人的时候,她会时不时地喊道:“那个世界的阳光在这里!”没有别的。(据照顾她的医生所言,照理她应该疼地大叫,但她没有。)在一些特殊场合,她好像恢复了意识,变得神志清醒并准确地给人先知性地答复。但那只有一瞬间,然后她会再次忘记这个世界。

在1961年10月12日阳光明媚的早晨,她离开了,就好像听从了神父为了那些陷于痛苦之中的人而朗诵的祈祷: “基督的灵魂, 走吧, 离开这个世界。”她享年64岁,其中因病而卧床不起27年6个月。

12年过去了,在1973年7月2日,Maria Valtorta的圣体从维亚雷焦的Mercy公墓迁至佛罗伦萨圣母邻报堂(Basilica of the Annunciation)主要回廊中的一个圣堂。

捐赠

支持希腊语翻译项目

非营利性机构玛利亚.华多达基金会正要想要与一名希腊语翻译进行合作。您也能为了这一目的而进行捐款以此为Ma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