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torta的故居位于维亚雷焦,是长长的中央大街Via Antonio Fratti上的第257号。离街道Via Leonardo da Vinci的交叉口仅有几米之遥。入口进入之后,底楼左边第一个房间就是Maria的卧室,游客可以进入参观。

在2001年-2002年整修后再次来拜访的游客可能会觉得Valtorta的故居改变了。或许的确完全不一样了,但是并没有被扭曲。事实上,这些变化让这座故居重新恢复了其一部分的本来面貌,1924年当Valtorta买下它后从佛罗伦萨搬到这里时的本来面貌。

那一年,作为独生女的Maria年芳27岁。她62岁曾为骑兵元帅的父亲Giuseppe Valtorta已因身体健康的原因退休11年了。她曾为法语老师的母亲Iside Fioravanzi比她的父亲大一岁。他们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家庭条件尚为良好,他们用那个年代的家具布置这个家,即使是在频繁的迁移中,他们还是将这些家具和充满家族回忆的物品以及在曾居住过的城市使用的物件带在了身边。或许当年他们装了窗帘,但是并没有被保存下来,所以这也被重新布置了。

这座故居并不大,有两层楼,但是它对那个年代来说已经足够舒适了。Mary很喜欢这座房子,正如她期望的那样,她的一生都与其相关。

在1934年,当Maria生病的时候,一楼的起居室成了她的卧室。第二年,在她父亲去世前的一个月,Marta Diciott来到这个家,处理一切所需事务,她睡在护士室,右方墙壁没有支架的小床上(Marta身材矮小)。与之毗邻的房间是饭厅,由于Maria的母亲年纪大了,身体虚弱,需要Marta细致入微的照顾,所以在这同一面墙的另一端为其放置了一张床。这座房子为了满足新的需求而做出了相应的改变,而一些碍事、带来麻烦的物件,比如钢琴, 也因此被出售了。Iside女士于1943年逝世。第二年的四月,Maria 和 Marta不得不由于战争而离开这座房子, 她们连同其中一部分的家具一起搬至Sant’Andrea di Compito。她们在12月的时候回家,而这座房子一如既往,完好无损。

只有两个女人,她们不需要有着两间卧室和一间带阳台的小房间的两楼。在夏天, 和一般的维亚雷焦人一样, 她们将这些房间租给游泳者, 持续几个月的租金成为了整年唯一的收入来源。即便来的人越来越少、资源也越来越少,但这并没有阻止Mary 和Martha有尊严地生活在房子里, 这是她们唯一的财富。

1961年10月12日早上Maria Valtorta在她的房间逝世之后,作为Maria作品的版权继承人,Marta Diciotti在经济上稳定多了,多年以来,一点一点,她可以在家里工作了,她是其受益者。

她安装了可以翻新的天然气供暖系统,在小厨房里放置了锅炉,把散热器安装在一楼和二楼的每一个房间里。然后她不得不拿掉在楼梯井里阻隔了Maria的卧室和饭厅之间的短小通道的老式铸铁炉。

她想在在房子后面的小院子(称为“花园”)里建一个卫生间,因此花园的出口(在楼梯井里)成为进入卫生间的入口。所以,原本在两层楼中间只有一间厕所的房子,有了两个卫生间,但这也因此把原本就小的“花园”变得更小了一半。

她引进了电视, 为屋子配备了设备, 因为厨房里没有多余的空间,所以在餐厅里放置了一台冰箱。她还照着自己的品味,替换了饭厅里的吊灯,在楼上她为自己准备了一个房间, 安置了着色的铁床和涂漆的衣柜。

怀着对Maria的房间的无比敬重, 她使其保持原样, 一直维持着床铺的整洁,并用玻璃纸将其保护完好。在床的顶部, 她挂着1963年由Lorenzo Ferri完成的油画肖像,以此纪念这位神秘作家。房间里其他的东西,也保持着和Maria去世前一样,另外添加了一些小饰品以示虔诚。但是在房子的其他房间里,Marta自由地摆放着方阵和收到的礼物,或者她认为是有益的或令人愉快的物品。

Marta Diciotti在Valtorta的房子里住了61年,35年是在Maria去世之后度过的。因为股骨骨折,她从1996年10月19日起住院,之后她不曾回家,除了去看过它几次。在Barbatini的养老院Bicchio里康复后, 她决定呆在这所养老院楼上的收容所。

Valtorta的房子保持着空缺,潮湿对房子造成的长久损伤在之前因为有Marta的日常护理而有所控制或被隐藏,但如今开始显露并且继续蔓延。石膏已经开始膨胀,在不同程度地掉落,地砖也越来越脏。

作为Maria Valtorta遗嘱中财产的合法拥有者的圣母玛利亚会,其元老院得知了这座房子破旧不堪的状态。在其司库考察后, 元老院决定将房子卖给华多达出版中心,而后者也接受了这个提议。买卖协议于1998年2月26日在罗马签订。(后来发现这个日期代表了Valtorta历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的50周年。事实上,1948年2月26日,教皇比奥十二世接见了圣母玛利亚会的三位成员,他们渴望在觐见中对其讲述Maria Valtorta前所未有的杰作。)

Marta Diciotti在2001年2月5日,在她九十岁生日的时候呼出了最后一口气。出于对保留了使用权的她的尊重, 各种转换和修复工程在她去世之后的2001年夏季开始。房子的恶化是如此严重, Maria Valtorta的床(已被移除,就像所有其他家具一样)后面的墙在滴水。

Marta绝不会容忍这种情形:她的房子完全空荡荡的,没有门窗,墙上的石膏被摧毁,地板也被拆除。这是一期整修工程后一楼的状况。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正在建造的房子(或等待拆除的房子)。事实上, 工程必须从地基开始,用一块厚实的楼板将房子和沙质地面隔离开来。楼板的下方是几个吸附盘,它们在泥土和地基之间创造了一个空间。即使是墙面的去湿处理也是从房子的底部开始。

不幸的是, 不可能再用旧的瓷砖来覆盖一楼的地板了, 重建时使用了和原瓷砖相同图案、相同颜色以及相同材料制作的新瓷砖。然而, 原来的瓷砖被保留了下来。,至于Maria Valtorta的卧室里的地板, 装修工人认为需要仔细地清洗瓷砖,像手工艺品一样,在新地板上将其重新组装成一个平台上。

二楼的房间没有任何问题, 因为地板和石膏不需要翻新,只需要清洗。而在清洗三个拱形天花板的时候, 装修工人们发现了一些真正令人惊讶的事情。

将石灰粉刮掉之后, 20世纪早期的维亚雷焦房屋的一些典型的装饰和人像显露了出来。没有人,即使是Marta Diciotti也不曾谈及过此。大家自然想到的假设是, 严厉的Iside太太,在与她的丈夫和女儿搬进新家之前, 肯定会命令一个油漆工将这些愚蠢的图画覆盖掉。没有一个人能想到天花板藏着珍宝,而这些图画也从未被发现,甚至在房屋之后的定期粉刷中也没人发现过。

人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当维亚雷焦人和其他老式房子的业主试图让古老的风格重见光明的时候,再将图画重新覆盖起来那就太可惜了。但是精准地将其恢复如初却又意味着额外的费用。装修工人都赞成第二个解决方案,通过他们惊人的努力, 现在, Valtorta故居二楼的三个房间的天花板上都装饰着美丽的人物, 风景和彩色纸带。而装饰的彩色纸带也帮助挑选了正确的墙壁颜色。

翻新瓷砖这件事有助于推动另一项更加重要的翻修。后墙高角处有一扇镶着放射形框架和黄色玻璃的半月形窗户。柔和的光线透过这扇窗户照进来,照亮连接一楼和二楼的两段大理石楼梯,但这窗户已无法打开。而现在,原本半圆形的窗户被改造成了完整的圆形,并换上了彩色的玻璃,与一楼古老的玻璃门遥相呼应。那道经修复的玻璃门至今仍分隔着大厅和楼梯间。除了提供更好的光线,圆形的玫瑰窗还给室内添上了一丝神圣的感觉,即使是Maria Valtorta本人也会喜欢的吧。

厨房和浴室反而发生了更为彻底的变化。这一次,装修工人并没有想着去更新它们,因为它们已经在过去几年内翻新过了,因为管理房子的人需要厨房和浴室能够有效率地正常运作。此外,我们还需要注意厨房和卫生间在房子的外面。它们是作为一个附件而修建在房子的背部的,尽管由于几个连接着的走廊的存在,看上去好像不是那样。

连接着客厅(原先的吊灯已经恢复)的小厨房如今既现代又优雅。巨大的供暖系统被拆除(现在房子由一个位于房子外的小型标准锅炉加热),取而代之的是在楼梯间的一件家具,它挡住了通往小院(所谓的“菜园”)的路。

在Maria去世后,Marta关闭了通往院子的路和卫生间。随着卫生间的一部分被拆除,通往院子的路被重新打开,变成了一个可以通过楼梯进入的简易厕所。为了弥补这一问题,建筑工人将这个简易厕所向外扩展,并把它改造成了一个像样的卫生间。

这所房子本身没有发生重大的变化。门窗,在被修复和清洁后,装回了原处。修复后的家具能够在亮堂堂的、被刷新的房间中重新呼吸了。游客们现在觉得这座房子更加明亮,房子更为热情地欢迎他们的到来,而其格调也变得有品味又高雅,这一切唤起人们对Valtorta家庭那个时代的回忆,这也多亏了其中的家具和物品。

进入Maria的房间,游客会震惊于她的床放置在一个较短的平台上,这个平台是由装修工人用原来地板的瓷砖搭建而成的。床的上方,悬挂着一幅肖像,在肖像的上面是一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小耶稣像,在Maria的圣体上展出。床的两边,各有一个带灯的床头柜,一个有着收音机的一个小桌子和一个带着电话的小桌子:所有的一切都为了让生病的Maria能伸手够的到。

在床前,有一个带有镜子的衣柜,Maria之前将她的手稿保存于其中,而现在存放各种书籍和物品。

椅子仍然在那里,但一些家具已被移除。厕所在楼上,在相应的房间里。工作台在大厅里, Maria的床上放有签名册。Marta的小床,重新装上了软垫,被搬到楼上。在墙上,不受拘束地挂着许多面板和画作。两个小的展示柜,一个靠近床,另一个在房间外面,挂在墙上正对着门,展示了曾经到处散落的个人回忆。

为了方便,我们在Maria Valtorta的房间里创造了更多的空间,所以每一名游客都能找到自己需要记住和冥想的要点。

 

casa_valtorta_1安排参观

参观Maria Valtorta的故居和卧室是被允许的。参观由Anna Matteoni夫人安排。提前安排参观,只需拨打电话:+39 349 3916137。免费入场。

捐赠